羽翼_沉迷可达鸭

让我死

【HP 韦斯莱双子】二十一克理论

(无魔法架空au)

人类死亡以后,体重会比生前减少约二十一克。

我们作出了假设:那二十一克是灵魂的重量。

如果我们的理论是正确的,如果能把那二十一克的灵魂重新注入肉体的空壳里......

逝去的人们,能否重新回到我们身边呢?

――――――――――――

需要的材料中,最重要的就是——

“尸体。”

“男性,二十一岁,身体发育良好,无残疾,无缺损,无明显外伤,未腐坏,1998年5月2日死于来源不明的疾病。以科研为目的,根据死者遗嘱通过合法手段进行申请。”

“生前姓名是?”

“Fred.Fred Weasley.”

“申请人姓名?”

“George Weasley.霍格沃茨大学尸者技术专业,在校学生。”

第一步总是困难的,乔治想。

他记得父母和兄弟是如何阻拦他挖出已然安稳地躺在坟墓里的弗雷德,但家属的口头抗议终究压不过那一纸清晰明了的遗书,弗雷德最后还是被他从华丽的棺材里扒了出来,扔在研究室一张硬邦邦的椅子上。

现在就好办多了。平时有个红毛在旁边上蹿下跳吵吵嚷嚷,乔治总是没办法集中注意力钻研新的公式,每隔个几十分钟就要摔了笔大吼一声死红毛然后开始掐架。而现在这个红毛真的变成了死红毛,乔治又觉得连续工作了几个小时都没人能怼来解气的现状未免太索然无味,还是加紧工作趁早把那个闭着眼睛偷懒装死的家伙拎起来按在解码机上比较好玩。

哦不对,那个家伙现在是真死了。

乔治一蹬腿儿把椅子转到弗雷德面前,最后一次检查了对方的身体状况。自主呼吸——停止。心跳——停止。瞳孔——直径大于5mm,对光反射消失。脑干反应——消失。等电位脑电图——持续了快三天。

死透了。

他还真没想过有朝一日对着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尸体还能走起神来。不知道为什么乔治看着那一条比自个儿性取向还直的脑电图时突然就发起了愣,思绪嗖地一下被扔进了大学里尸者技术的教室。第一次踏进那间暗沉沉的教室时他们还都是眉眼青涩的少年,满心都是按捺不住的激情,脑子里一遍遍勾画着未来恢弘豪迈的蓝图。某种共同的思想和特质把他们前所未有地紧密连接在了一起,然后以尸者技术为平台,这对双生兄弟硬生生顶着排山倒海的反对和舆论开创出了全新的理念,在全新的领域留下了第一个扎实的脚印。

——二十一克理论。

“以传统的尸者技术为基础,韦斯莱家的双胞胎开创出了全新的尸者公式”。这一消息眨眼间便席卷了整个霍格沃茨,就连某些名声显赫的企业家都开始暗中注意这两只狼崽子的动向。他们是天才,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院长严肃地推了推金丝眼镜,中肯地评价道。他们做的不是简单的1+1,他们定义了一种全新的算法,将单纯的基础延伸出无限的可能性。

然后在整个社会都在期待新公式的问世时弗雷德就这么挂了。

乔治倒是知道自家的死红毛身体出了些问题,不过对方既然作了副满不在乎踌躇满志的模样他也就顺着那人的意思不去过问。但是这绝对不代表他跟某些中二小说里写的那样有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不祥预感,所以在弗雷德的病情一周之内恶化到失去意识的地步时乔治整个人都是愣的,连被拽到对方的下葬现场时都沉浸在某种不可描述的懵逼状态中。直到比尔拍着他肩膀满怀沉痛地说了一句节哀时他才后知后觉地大吼了一声卧槽吓得全场宾客以为天才双胞胎悲伤到精神失常,然后就看见本人一阵风一样刮出了墓园,再刮回来时二话不说就开始砸棺材。

比尔:我干了什么???

其实乔治只是突然想起来那死红毛搞出这些个幺蛾子之前跟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了而已。

那个时候弗雷德难得显出疲惫的神色,陷在软绵绵的单人沙发里若有所思。乔治忙着分析最新的公式,也就没怎么理那只浑身洋溢着我要死了我有话说小乔吉你看我一眼的红毛。忙到最后困得倒在桌上就要睡着的时候在那干坐了一下午的人却突然起了身,边低低地咳嗽边走近来吻了他的耳垂。

乔治半梦半醒,只模糊记得耳畔有柔和到陌生的声音在低声地说话,还有什么纸张样的东西被塞进了胳膊底下。他困极了,没来得及思考就被拖入了无梦的深眠。再醒来时便收到了弗雷德重病倒下的消息,那些话语就一直被封在了脑海里某个角落。

“……乔治,如果我死了,你要把我的尸体拿去做实验。”

“你要证明我们的理论。”

“我们约好了,乔治。”

于是乔治一路刮回研究室,在山一样的草稿堆里扒出了弗雷德写的遗书,凭着一张纸就搬回了他的尸体。

他发誓光为了揍那个死红毛一顿都要把他复活了。

乔治眨眨眼睛,他觉得眼眶有点酸涩。

制作尸者的灵素解码机早就准备好了。于是他站起来,拿起解剖刀在弗雷德的后颈上竖着深深地割了一刀,然后将注入器的针头插进了暴露在外的延髓,将导线连接上了解码机。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拉下了开关。









#作者碎碎念:毫无坑品,不要指望我填坑xxx
梗源尸者的帝国,原作者伊藤计划。有部分台词和剧情的照搬,不喜勿喷谢谢。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