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_沉迷可达鸭

让我死

废物

#偏语言流,中心思想不明,写手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无cp向注意

“这又是怎么了。”

积田长幸看着“咚”地一声侧倒在木质地板上的弟弟。

“西尔文死了。”

积田刚保没回头,只是抬起手臂晃了晃。一条褐色的球蟒半挂在他手上,随着他的动作软绵绵地荡了几下,蛇头啪叽滑到地上。

“本大爷知道。你今天已经说了四次了。”

“我养了他快三年了。今天早上起来就发现这条烂草绳挂在那儿,丑的要死。”

“这你也说过了,十分钟前。”

“为什么西尔文会死啊大哥。”

“寿终正寝了吧,要不然就是被你喂得太好营养过剩了。本大爷怎么会知道。”

“喂得好难道不是该夸我吗,混蛋大哥。”

“关我什么事,不肖弟弟。”

“......”

积田刚保翻了个身,背对着一屁股瘫倒在沙发上的兄长。

“...所以...努...了...”

“什么?大声点,本大爷听不清。”

“所以说啊——我都这么努力养他了,为什么还会死呢。”

“第二次。说过本大爷不知道了。”

“是吗。”

短暂的沉默。

“这个,大哥觉得怎么处理比较好?”

死去的球蟒被拎着上颚提起来,脊椎被抻平的弧度异常的古怪和僵硬。

“赶紧扔掉。”

“...不要。”

“那你想怎样,放在那让它烂掉吗?”

“...也不要。”

“这么喜欢干脆吃掉算了。”

“啊,好主意。”

“...小心吃死自己,本大爷可不帮你收尸。”

“球蟒没毒。”

“被你做熟就有毒了。”

“......”

“别盯着我。本大爷没说错。”

“我会学的。”

“为条患了肥大症的蛇?——你还真闲。”

“西尔文是球蟒,这是正常体型。”

“本大爷记不住你那堆乱七八糟的宠物,看着它就是肥。”

“...大哥,讲点道理。”

“跟蛇没什么道理可讲。”

“那我呢?”

“也没有。”

“?????”

“于是,你真打算吃了那家伙?”

“...别转移话题。”

积田刚保叹了口气,抓起层层叠叠压在自己身上的大蛇坐了起来,漫不经心地抚摸着蛇头。

“是啊,我打算吃了西尔文。”

“本大爷不记得本大爷的弟弟有这种奇怪的口味。”

“西尔文啊...他刚从蛋里爬出来的时候我就开始照顾他了。”

他就像无视了自家兄长的问题一样自顾自地说起来。

“感觉他有时候一顿吃的活食比大哥一天份的零食都贵啊。”

“喂。”

“蜕皮的时候也是,我还大半夜起来看着他。”

“...那次你还差点把本大爷踹到地上。”

“啊是吗,我没注意。”

“......”

“我还给他挑了好久的配种对象。”

“专门建了泡澡用的泳池。”

“做了很大的恒温箱。”

“结果这家伙就这么死了。”积田刚保说。

“废物。”

......

积田长幸看着地上的人头,那张脸似乎还留着些许那时候的残影,只是凝固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滑稽,横在一边的僵硬尸体也一样的古怪可笑。

他突然想起了那条记不清名字的蛇。

“废物。”他说。

评论(26)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