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_沉迷可达鸭

让我死

[辰巳]赌局(中)

#本来只想两章完结的结果没刹住车...。干脆一起放上来吧唉

#章节强迫症没救了

#这次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喂!你还要磨蹭多久!”

 

“吵死了!说了很快了!”

 

市中心的某栋高级公寓里,突然爆发出两道恼怒的喊声。

 

“五分钟前你就这么说了!”

 

“五分钟还不算快吗?!”

 

积田刚保用生平最快的速度一股脑套上了西装三件套,胡乱抓了片面包塞进嘴里就拎起“人影”冲出了门。长幸已经不耐烦地在门口等了许久,在等待时间堪堪触及到他的底线时自家弟弟终于冲出了家门,还没来得及带上门就被他一把拎住领子直截了当带上了天。他懒得理手上拼命蹬着腿儿挣扎却碍于嘴里叼着的面包一句抱怨都说不出来的倒霉家伙,自顾自飞到车子旁边才把对方扔在地上,随即哼着小曲儿优哉游哉地坐上了驾驶座。

 

“大哥,我不介意你突然把我带上天的恶劣行为,但是能不能下次至少提前跟我说一声?!咳咳咳...!”

 

被当成购物袋拎来拎去的某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嘴里的面包囫囵吞下,冲自家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兄长有些崩溃地大叫时却被噎了个半死。长幸心情颇佳地欣赏了一会儿胞弟在窒息边缘垂死挣扎的景象,末了还是抓了瓶水扔给对方,耐心等着他缓过气儿来蔫了吧唧瘫在座位上后才无奈地发动车子。

 

“所以说...为什么我们非要去那个什么鬼会议啊。”

 

“走个过场而已。从小到大这种事儿还少吗,还以为你早就习惯了。”

 

“才怪。无聊就是无聊,多少次都不会变的。”

 

“毕竟上次在大战中卫冕已经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事了,老家伙们肯定是要巴结我们一番的。这次还是因为情况特殊才拖了一个多月,不然本大爷五周前就要应付这破事儿。”

 

“...早知道就翘掉了。”

 

“敢翘掉就把那个石头再给你塞回去。”

 

“......”

 

积田刚保撇撇嘴,心不甘情不愿地消了声。车子平稳地行驶着,他懒洋洋地将胳膊肘搭在窗边,下巴垫在小臂上,不时随着车身轻轻颠簸。立秋的空气已经带上了冷意,但阳光却依然温暖。丝丝缕缕的暖金色印在有些苍白的皮肤上,倒带出了些许岁月静好的味道来。

 

——话说回来,四十天前做梦也没想过现在能这样坐在车上晒太阳啊....

 

他忍不住抬起视线,从后视镜里窥视着兄长的脸。

 

——居然能想到那种地步,还设下那么铤而走险的赌局——而且居然赢了——大哥这次还真是...

 

 

 

 

“怎么赌。”

 

积田刚保金色的虹膜燃烧着同色的火焰,他神色凌然,注视兄长的眼神中带着绝境求生般发了狠的热切。长幸嘴角闪过一抹转瞬即逝的赞许笑意,随即猛地抬手抓住了身后背着的“逝女”,做出了一个令胞弟始料不及的动作。

 

他把内容物几乎耗尽却仍算完整的“逝女”猛地扔了出去。淡蓝色的罐子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落进火海的时候蓬出一朵妖异的淡蓝色火焰,随即消失,再无踪迹可寻。

 

“?!你...!”

 

积田刚保愕然。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冲到没有护栏的大楼边缘,瞪大了眼睛向下看——除了依然汹涌的火焰外,什么都看不见。他无意识地往前探了探身子,却恰巧踩在一处松动的外墙上,脚底一滑便向前倾倒,扑向火海。

 

——糟...!

 

“唔噗?!”

 

在即将被重力拉下楼顶时衣服后领突然被一股大力猛地向后一扯,勒得他一口气差点上不来。不过托它的福倒是把危险的重心和蹦到嗓子眼儿的心脏一并拽了回来,积田刚保赶紧跟着向后退了几步,不小心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颇有些惊魂未定地平复呼吸。

 

救了他一命的某人倒是好整以暇得很,抱着双臂挑着眉毛一脸的嘲讽。积田刚保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弹起身就拽着兄长的衣领就开始吼。

 

“你是不是有病?!这就是你所谓的‘机会’?!在这等待奇迹吗?!你...”

 

——嘛,虽然知道他会是这种反应...

 

生平第一次被自家弟弟拎着领子吼的长幸感到有点新奇。

 

“喂,衣服要扯坏了,放开。”

 

他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抬手抓住了对方手腕。

 

“刚保,听我说。”

 

长幸换上了平时用来安抚情绪不稳的弟弟时才用的声音,慢慢地,平稳地开口。

 

“十二大战不是一场单纯的竞技,背后一定有些搬不上台面的事情。”

 

紧拽着衣领的手稍稍放松了一些,长幸知道对方在听。

 

“具体有些什么事情本大爷不知道,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那些搬不上台面的事情的重要性大到能够影响上亿人的利益,甚至生命。”

 

“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刚保——为什么运营者只会挑选世界顶级的战士前来送死?为什么每一次大战期间都恰巧是难得的世界和平期?为什么大国国界的变动总是发生在两届十二大战的间隙?为什么规模惊人的战争偏偏会在大战结束后爆发?”

 

——那种强烈的违和感,重大事件发生的顺序,时间轴...

 

“十二大战本身就是一场赌局,而且必须要有胜者。更重要的是,胜者的身份能决定一部分世界的格局。”

 

“有人——而且是身处高位的人——在关注这场战斗,他们需要一个胜利者,只有这样赌局才能成立,某些事情才能顺利发展。”

 

“也就是说...”

 

积田刚保的手垂了下来。他已经猜到长幸的意思了,只是这个想法是在太过大胆,甚至让人有些不敢开口吐出它的全貌。

 

“十二大战运营方绝对不能让参赛者全员死亡。而挑战这一点,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长幸扬起一抹诡秘的笑意,锐利的龙目缓缓向周围扫视了一圈。

 

“感觉到了吗,刚保?我们在被看着呢。”

 

他理好方才被弟弟扯乱的衣服,向前跨出两步站在大楼的边缘,展开双臂透过看不见的眼睛向对面的人发出挑衅一般的致辞。

 

“裁判员先生哟!如你所见,此次大战的胜者非我们所属!但是如果就这样再等上个半小时,毒药发作了会怎么样呢?一手造成历史上唯一一次全员死亡的大战,这样真的好吗?”

 

“如果不想达成bad ending的话还是快点现身比较好吧!不然断罪兄弟的死,就要由整个世界来祭奠!”


评论(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