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_沉迷可达鸭

让我死

[辰巳]赌局·番外 灯塔

赌局上

赌局中

赌局下


——对于潜水员来说,最致命的往往不是海底未知的生物或不足的氧气,而是水下那种异乎寻常的平静。那种平静是至纯,摄人心魄。

 

——一旦沉迷,必死无疑。*

 

 

“大哥——走了喔。”

 

“....うん。”

 

积田长幸盯着那行字,过了一会儿才如梦初醒般应了一声,合上手中的书本站起身来。

 

“?怎么愣愣的。”

 

“没事。”

 

他拎起外套,安全感很厚重地一点点穿上去。逝女一向被放在靠门边的位置,他把她拿起来,调整好背带以后固定在背上。

 

“这次的战场恐怕范围会很大,但对面都是专业的,我得把地之善导的区域收小一些。”积田刚保跟着背上人影,靠在门边等着自家兄长换靴子。“所以要麻烦大哥在天上当监视器了。”

 

“真少见啊,你居然会提出这种要求。”积田长幸拉紧拉链,从喉咙间挤出一声嘲讽的笑。“这次终于记得带脑子了?”

 

“就你话多。到底干不干?”

 

“本大爷要是拒绝到时候你这混小子分分钟就挂了吧?既然这样那本大爷就勉为其难帮你一次好了,报酬记得交七成上来。”

 

“想都别想。”

 

大门咔哒一声关上了,脚步声和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嘴声一起渐渐远去。清晨的公寓楼很快恢复了平静,就像之前的两人从未出现。

 

 

 

 

 

 

 

——该死...这些无人机真是烦死了!

 

积田长幸此刻正身处战场的正上方。他又一次侧身躲开直冲过来的小型无人机,调转逝女的枪口将它冻成了废铁。

 

——大意了。

 

这次明显是被盯上了,长幸刚到达适于观察战局又不会因距离影响救援速度的高度就跟一打小型无人机撞上,不得已只好拔升高度借助云层的掩护打游击。他猛地偏过头,抡出管口狠狠砸在一架无人机机翼上。金属元件扭曲的声音混杂着弹药爆裂声迸发,呛鼻的黑烟迷得长幸眼睛都开始酸涩。他当机立断一旋腰身躲开背后袭来的机器,顺势踩上金属外壳借力一蹬,整个身体直直冲进厚实的云层中。

 

在穿过云层的间隙,他抬手打开了通讯器的开关。

 

“喂老弟,本大爷要再飞高一点处理掉那些无人机,通讯会断一阵子——你那边没问题吧?”

 

“嗞啦——没问题!大哥你就——嗞——去——嗞啦——”

 

——啧...杂音好严重。

 

长幸蹙眉,稳住身形握紧逝女的枪口,静静隐蔽在云和空气的交界处。

 

——一共十二架,刚才已经破坏了五个...剩下七架吗。

 

介于中间层和暖层之间的地带温度已经很接近人类的体温,这样一来即使无人机上配备了热感成像仪也无法使用。长幸略微眯起双眼,龙目赋予的绝佳视力让他能将一切异动收入眼底,在景色近乎静止的高空成为绝佳的优势。

 

——看到了。

 

在平静的云层出现异动的一瞬间,长幸已经志在必得地勾起了唇角。

 

 

 

“——呜哇!什么鬼东西这是...”

 

积田刚保正跑得开心,却被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铁块吓了一跳,猛地往后跃了一步才看清那玩意儿的形状。

 

——小型战斗机...?

 

“哦呀已经解决了吗,不愧是大哥。”

 

于是他一脚踢开那堆废铁,按着通讯器冲对面的人笑嘻嘻地送去半真半假的夸赞。

 

过了很久都没有收到回应。

 

 

 

——啊...

 

此时长幸正一个人漂浮在万米高空。周遭空旷得可怕,寂静得瘆人,但他却似乎完全不觉得不适,睁大双眼的时候嘴角甚至有一抹诡谲的笑意。

 

只是无意中抬头看了一眼而已,他便再也无法将视线挪开。

 

深邃的,宝蓝色的天幕在他面前肆意地铺张开来,纯粹的深蓝从头顶正上方一路旋转着稀释了,落到地平线上时荡成一片淡淡的灰白。那片蓝色美得令人窒息,又无比广阔,将人个体的渺小衬得愈发微不足道了。仿佛近在咫尺一般,伸出手却又抓不到,收紧五指时空荡荡的触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人那只是一片虚的幻影。

 

也正因是幻影,才无比惹人痴迷。

 

在蓝色最深的地方甚至透露出了隐隐约约的微弱星光,忽明忽灭,带着某种温和而神秘的诱惑。

 

——那里很安静...什么都没有...可以什么都不用想...

 

似乎有细如蚊呐的声音在长幸耳边絮絮低语,劝诱一般将他心底最隐秘的,连本人都不甚明了的渴望丝丝缕缕地拉出来,编成丝线将他的身体拉向那片醉人的蓝。

 

——你所渴望的...

 

——去吧...去那边...

 

——烦心的事情抛下就好了...去到那边就轻松了...

 

——可以解脱了...

 

解脱。

 

长幸有点怔愣似的伸出了手,一双龙目微微睁大,金色虹膜倒映出的天空泛着古怪的青。像是遵从着本能一般,他的身体不受意志控制地发动了天之抑留,重力被抵消得愈发淡薄。

 

伸出的手似乎离那蓝色近了些,又仿佛还是那么遥远。可这些都无所谓,长幸的视野此时正被至纯的蓝色占据着,连思维也要被吸进去一样。

 

他很久没有体会过这么舒适的感觉了。什么都不思考,什么都不在乎。身体前所未有的轻快,连同大脑也变得轻飘飘的。如果此时他还清醒着,恐怕就会意识到这种异乎寻常的愉悦轻松像极了吸食/毒/品而产生的幻觉。

 

——就是这样...

 

蓝色愈发深邃。

 

“大哥!!”

 

一直寂静无声的耳机中,突然炸出一声尖锐的喊。

 

长幸猛地抖了一下,身体上浮的趋势停了下来,有些愣愣地在原处漂浮着。

 

“你到底...搞什...嗞啦...快...嗞...”

 

方才无比清晰的呼唤仿佛只是幻听,通讯器里很快就又被杂音和电流干扰占据,破碎得不成样子的语句连情绪都无法准确提取。但是已经足够了,长幸已经从那些只言片语中,捕捉到了最为重要的信息。

 

他的兄弟在呼唤他。

 

——啊啊...对了,是这样...

 

孤高地浮于天空的龙倾身,向地面坠落。

 

——现在还不是时候。

 

厚重的云层被干净利落地破开,淡色闪电一般的身影从中疾驰而过。

 

——本大爷那不肖弟弟还在等着被救呢。

 

“逝女”的枪口被架起,液氢喷涌而出将大片的生机剥夺。

 

“大哥!慢死了你是被冻在天上了吗!!”

 

长幸轻轻巧巧地在空中一旋腰身踢碎一座人形冰雕的头颅,落地时还不忘顺脚在嗞哩哇啦乱叫的弟弟肩上踹了一记,看着一个踉跄差点扑街的家伙笑得幸灾乐祸。

 

“哈——?打到一半跑来跟本大爷求救的家伙还真敢说啊。”

 

“谁跟你求救了!”

 

“哦哟?刚刚叫哥叫得撕心裂肺的家伙是谁啊?本大爷在通讯器里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喔——”

 

“...我那是在提醒大哥又来了一拨无人机!”

 

“嘁,那种小玩具下来的时候顺手就报废掉了。”

 

“结果还不是杠上了吗...。”

 

“闭嘴。你这边都处理完了?”

 

“早就处理完了。专业的才来了两三个,害我白做了那么多准备...”

 

积田刚保嘟嘟囔囔的,泄愤一样踩着地上一具尸体的小臂拿鞋跟碾了一圈。长幸听着对方叽叽咕咕地讲,一边心不在焉地应一边神游。

 

他想起出门前读到的书,想起那片绝美的蓝。

 

“哼...”

 

“啊?笑什么?”

 

“笑你蠢。明明是一把火能解决的事非要拿刀子和人家肉搏,傻了吗。”

 

“就你话多!”

 

......

 

于长幸而言,天空即是他的深海。

 

而积田刚保是他的灯塔。

 

无论潜得多深,都会有一束张扬而明亮的光为他指明返航的方向。

 

 

 

*这本书实际上并不存在,只是为了剧情编造的句子而已x不过现实中的确发生过“受到深海诱惑而失踪”的潜水员失踪案件

 

 

 

#靠北我都在写些什么...。删删改改七八次了还是不满意我可以去死了我的文笔已经废了.

#十分对不起点梗赌局番外的朋友们...果然写文不能拖一拖感觉全没了T^T

#以及拖了这么久非常抱歉x

评论(1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