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_沉迷可达鸭

让我死

积田长幸深爱着积田刚保。

积田刚保深爱着积田长幸。

这份爱是如此纠结而深刻,以至于他们在数十年如一日的相处中,一粒一屑地将本该桀骜不驯的对方逐渐打磨成最适合自己的样子。

比如野兽一般的积田刚保学会在紧要关头强制性冷却下沸腾的血液,用兄长的冷静进行思考。

比如感性因子稀薄的积田长幸学会给予弟弟应得的赞赏和安抚,将淡漠化为守护而非伤害的锋芒。

他们背向而行,心脏却紧贴。

当作为个体的时候,他们就已足够强大。而当他们拥有彼此的时候,他们的强大被拔高到全新的境界。

积田长幸用这份强大保护他的弟弟,为他隔绝一切恶意的伤害。

积田刚保用这份强大作为攻击的手段,毁灭兄长面前一切的敌人。

即使相隔千里,他们留在对方身上的东西也足以支撑那份无懈可击的强大,足以让任何一人骄傲地昂首,独自面对一切逆境。

即使被分离,他们仍旧为一体。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