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_沉迷可达鸭

让我死


“来得...太晚了...白痴大哥...”

积田长幸赶到战场时,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那还真是抱歉啊。”

他毫无歉意地回答道,抱着双臂漂浮在半空。

积田刚保实在是没力气挤出往日戏谑的招牌笑容了。他刚刚徒手放倒了快三十个佣兵,全身没有一处不疼得难受。肋骨断了两根不说,左手在一记重击下骨肉错位,整个手都走了形。他的战斗服破损得厉害,裂口处一道道割伤还在不断渗血,顺着双腿在地面积了一滩暗红。

——真狼狈啊...嘛,虽然说没有致命伤已经是万幸了...

他也没力气说话了,却依旧撑着所剩不多的气力死死盯着自家兄长,像是在期待,但更像在逼迫对方说出什么话一样。尽管被血液模糊的双眼只能映出模糊的残影,他还是努力将视线聚焦在那个人影眼睛的部位。

于是长幸轻轻叹了口气落在地上,脱下手套一步步走近胞弟。靴子踩上鲜血浸染的土地,一尘不染的衣料粘上了尘土和血迹。然后他伸出手,覆上对方被血液黏成一团的头发,用指尖顺了顺。

“做得很好,”他说,“你很努力了。”

――……

然后,像是绷紧到极致的皮筋突然被松开一样,积田刚保的身体软软地向前倒了下去。

他知道一个怀抱将会迎接他。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