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_沉迷可达鸭

让我死

[HP 韦斯莱双子] 相拥

#大好日子首页竟然全是刀!成何体统!!

#我不管我就是要发糖. JPG

#是生贺






出生以来的几千个夜晚他们都同枕而眠。
 
从小Fred和George就伴着对方的气息入眠,一半是出于习惯,一半是迫不得已――陋居的房间一向是稀缺资源,双胞胎挤一张床便成了理所当然,即使是在步入青春期后更加注重彼此的个人空间也改变不了什么。他们有时会刻意各占一方,醒时却总是相缠一处。于是两人渐渐接受了,习惯了,开始依赖彼此的体温和熟悉的呼吸节奏。Fred甚至怀疑如果和George分开他会不会失眠上一整晚。
 
可他不确定他的兄弟是否抱有相同的想法:George经常拿这件事半开玩笑地向妈妈抱怨,Fred有一次甚至看见他笑嘻嘻地征询比尔的意见,试图取得对方的“房间使用权”——在他们的大哥离开陋居之后,当然——而这让Fred有些挫败。看在梅林的份上,维持现状不是挺好的吗?
 
他当然没有说出来。恰恰相反,Fred依旧配合着自家兄弟,一左一右调戏着自家耐心宽容的大哥。比尔永远不会对他们生气,但也不像查理那样迟钝,和死板的珀西更是没法比。他或许是整个家里和双胞胎最处得来的人。Fred喜欢他,和George一样。但他从来没想过和比尔睡同一张床,或者抱着他还是怎么的...单单是想象将Geo换成比尔就让他觉得说不出的怪异。必须是George,他想。只有他的弟弟适合那个位置,那样契合,自然,仿佛生来如此。

分享同一张床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他们拥有自己的笑话坊为止。高调地炸掉礼堂逃离学校后Fred和George直奔对角巷,他们用了几个月的时间物色整理的店面已经有了点温馨的氛围,用George的话来说就是“像个家了”。为了高效利用空间,Fred还把毕业了的比尔拎过来施了几个空间扩展咒。

他很快就后悔了。

George提出了分房睡。

Fred觉得自己当时一定笑得很僵硬。终于还是来了,George要离开他了,就像兄弟迟早要面对的那样――拥有自己的房间,隐私,不会与他分享的秘密,一切。他要失去George了。

“好极了,我终于不用忍受你每晚抢走我的被子了。”他说,冲着孪生兄弟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不想离开你,他想。在George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地闭上眼睛。



George躺在床上,在黑暗中盯着天花板,辗转难眠。他已经干躺了快三个小时,却怎么都睡不着。新的床很舒服,被褥软和温暖,也足以容纳青年人长开的骨架,不会像以前那样翻个身都得磕绊一阵。但他就是无法入眠,怀里就像缺了什么,整个胸口都空荡荡的。他觉得有点冷,是即使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都缓解不了的,令人不舒服的冷。他直觉Fred能帮他解决这一切,让他像以前无数个日子一样安然陷入甜美的睡眠。但是...George叹了口气。Fred喜欢分开睡这个主意不是吗?而他也接受了。现在跑过去只会让自己看起来像个任性的小孩子。

梅林的胡子,他才不想给Fred留下嘲笑他的机会。

但失眠的感觉实在太过折磨人,半梦半醒地沉沉浮浮的感觉根本抵不上睡眠,反而让疲惫感成倍增长。George在某一次翻身后终于忍到了极限,干脆利落地一掀被子,抱着枕头大步走向隔壁房间,悄悄推开了哥哥的房门。

他没想到Fred也醒着。两人就这样对上了眼,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下的青黑时不禁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

“什么事让你大半夜溜进我的房间,baby brother?”

“当然是因为担心某人少了人肉抱枕睡不着觉。”

George笑了起来,光脚踩过木板地一骨碌滚上床。Fred往旁边挪了挪,为他空出地方。

“得了吧,睡不着的明明是你,Georgie. ”

“我们彼此彼此,Freddie. ”

“好啦,你也差不多该承认了吧?分床睡是个糟糕透顶的主意。”

“的确。”George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将脸拱进兄弟的胸口轻轻地开口。“没有你我睡不着,bro. ”

“那么现在你能好好睡了。”Fred顺势环住了弟弟的脊背,手掌搁在对方微微凸起的颈椎骨上。疲倦渐渐吞没了终于找回彼此体温和气息的双胞胎。

“Goodnight , my love . ”

一个吻落在火红的发顶。

评论(4)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