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_沉迷可达鸭

让我死

【叉冬叉】留存

Summary:朗姆洛要死了,而冬兵试图留住他。

Warning:吸血鬼AU,血猎叉骨×吸血鬼冬。设定不严谨,唯一的要点在于”吸血鬼能通过吸干某个人的血保存那个人部分的灵魂“。

没有完整剧情,只是个片段。

【正文】

猎人的身体很冷很冷。

 

早已习惯了寒冷的冬兵抱着朗姆洛,胸口被对方的体温冻得僵硬。怀里的人类腹腔被撕出了个大口子,隐隐约约看得到嫩粉带红的内脏。冬兵拼命地拿外套压在那个不断涌出鲜血的大洞上,但动作却生涩又慌乱,直到整件外套都黏腻地浸透了,血液依然在不断地滴下。

 

“别,朗姆洛,别。”

 

冬兵喃喃地说,捏着猎人肩膀的手微微颤动,像是极力忍耐着用力摇晃对方的冲动。他不知道该怎么做,近百年未曾受伤的吸血鬼早已忘记疼痛的滋味,更不懂如何接好一具破碎的肉体。赖以为生的血液从朗姆洛的身体里流淌出来,粘稠地糊在手心,腥甜的味道直冲鼻腔,让冬兵一阵阵地反胃。

 

方圆百里内没有其它活物了,唯一的住民——一头年轻的狼人——被冬兵一拳打碎了颅骨,花白的脑浆溅了一地。他不该这么莽撞的。月圆之夜的狼人比平时更加狂暴,这一只更是由于年轻气盛疯了一样地攻击一切活物。狼人冲过来的时候他下意识挡在了朗姆洛身前,却没料到没有体温和呼吸的吸血鬼根本无法引起野兽撕咬的欲望。脸颊上传来鲜血的温热时他依旧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铁手臂将野兽的头骨砸成碎块,冬兵才终于看到地上残破不堪的躯体。

 

他的脑子轰地一声空白了。

 

血还在流。冬兵的铁手指陷进被染成深色的土壤,感觉脑子一阵一阵地发麻。

 

他得给朗姆洛止血。他得找人来帮忙,他得治好他,他得救他,朗姆洛还不能死,他还不能...

 

“兔崽子...”

 

嘶哑虚弱的声音打散了嗡鸣的混乱念头,冬兵急切地低下头,看到猎人黯淡浑浊的双目。

 

“朗姆洛,再忍一下,史蒂夫他们应该很快就来了,你...”

 

“吸老子的血吧...。”

 

“...再撑一——”冬兵的话急刹车一般消失在空气中,过了好一会儿才僵硬地吐出个问句。

 

“你在说什么...。”

 

“就闭嘴...。”朗姆洛头一次觉得说话是件这么费体力的活儿,舌头像是灌了铅般沉重得抬不起来,字词黏在口腔里化成含糊的音节,要花好大劲儿才能连成句子。“你不是...一直眼馋吗...给你一次机会。”

 

“不。”

 

冬兵更用力地按住了早已形同虚设的外套,无比简洁的回答里隐隐约约染上了哭腔。

 

“...啧。”

 

朗姆洛发誓要不是连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他就一巴掌糊上去了,这兔崽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磨叽的。

 

“朗姆洛,别睡。”

 

“...”

 

实在是太困了,猎人的意识一点点飘散开来,月光下冬兵的轮廓模糊不清。朗姆洛很想像往常一样回骂一句“谁他妈要在这鬼地方睡觉”,但嘴唇冷得发麻,他说不出口了。

 

——吸血鬼能部分地吸收一个人的灵魂。

 

迷迷糊糊间他想起很久以前在小酒馆里听过的传说,吉卜赛人神秘的语调跨越数十年的光阴在猎人耳边萦绕。他想起冬兵时常拱进他颈窝里拿尖牙磨蹭他脆弱的脖颈却从未真正刺入,想起冬兵叼着冷冻血浆边抱怨难喝边乖乖喝个干净,想起冬兵带着他在夜晚的森林中如履平地般游荡,想起冬兵战斗时异常美丽的身姿。他想起冰凉的唇,想起火热的吻,想起粘稠的鲜血,想起冷硬的金属。

 

——当他们全心全意地,怀着尊重而非贪婪,吸干一个人类的血,他们就能将那个人一部分的灵魂,记忆和感情保存下来——让那一部分永生。

 

朗姆洛试图动动头部靠上冬兵的身体,反映到实际动作上就只剩下一次微弱的颤抖。好在冬兵足够了解他,在捕捉到细小动作的瞬间便伸手将他牢牢揽进怀里。吸血鬼凉丝丝的嘴唇紧紧贴上更加冰冷的皮肤,背弃上帝的生灵此时默默向他祈求。

 

“求你,朗姆洛,别睡。别走。”

 

“——”

 

猎人半阖的双眼费力地转了转,涣散的视线勉强聚焦在冬兵的脸上。他的声带冻得无法振动,于是嘴唇便取代了发声的功效传递信息。

 

——那就留下我。

 

那一瞬间冬兵早已死去的心脏跃动着撕开,滚烫的血取代了失去的泪水,将吸血鬼的眼眶浸得生疼。

 

“布洛克。”

 

冬兵俯下身,指尖按住猎人柔软的颈侧皮肤。对死亡异常敏感的生灵清晰地感觉到熟悉的僵冷正从这具身体深处蔓延出来,冷却沸腾的血液,束缚灵活的关节。没有眼泪的吸血鬼哽咽了,他低下头,两颗尖牙闪着绝望的冷光。

 

“对不起。”

 

濒死的血保留着的最后一股生命力冲进冬兵的喉咙,熟悉过头的味道使他差一点吐出来。但他稳住了,大口吮吸着稠奶油般的血液。哦,猎人的血比想象中的滋味好千百倍,又热又咸,像极了朗姆洛的吻的味道。冬兵的眼睛被血染成鲜红,他贪婪又抵触,一口口吞下的血液刀割般切开了他的食道和胃袋。

 

猎人的脉搏逐渐减弱,但冬兵没有停下。他不停地吞着血液,直到吸干最后一滴。

 

那血液像朗姆洛的身体一样温暖,只是冬兵再也拥抱不了那份温度了。

评论(12)

热度(39)

  1. 以日光的名义羽翼_沉迷可达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