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_沉迷可达鸭

让我死

随笔

最近,我似乎越来越难以接受来自他人的善意了。

 

面对诋毁和嘲讽,我可以毫不嘴软地针锋相对,一字一句打下去都是满满的痛快和果断。可是当那些善意和关怀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人们到底是怎么面对温暖的问候和赞美的?坦然接受显得无耻,避而不接显得做作。哪怕看到时满心欢欣的甜,过后也多少转变成忐忑和怀疑的咸涩。

 

——我是否值得?

 

——他是否真心?

 

——该如何回应?

 

于是我日复一日地在疑问和窃喜中徘徊,渴望善意的同时却无法心无芥蒂地全盘接受。我逐渐认清自己贪婪的本质,小心地守着为数不多而倍显珍贵的温暖,如获至宝一般爱惜呵护。

 

这是只属于我的美好和念想。

评论

热度(7)